中国投资客希腊买房:疫情让房客变“老赖”,维权太难

13.01.2022  18:01

  原标题:中国投资客希腊买房:疫情让房客变“老赖”,维权太难

  “希腊华人圈里,遭遇‘老赖租客’的现象现在真的很频繁。”两个月前刚刚把“鸠占鹊巢”的租客“请走”的华人房东R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,“遭遇租客恶意拖欠房租,赖在你的房子不走的事情,尤其是加上疫情和异国的因素,会让人感觉非常无力,特别的绝望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同时发现,1月11日,中国-希腊投资者联合会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目为《中希投联会征集希腊租房不交房租“老赖”名单》的文章,文中提到,近期希腊华人房东遭遇房客恶意拖欠房租的事件时有发生,文章倡议那些被“老赖租客”恶意侵占房屋的华人,向中希投联会提供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以及“老赖租客”信息,中希投联会将建立一个“希腊租客黑名单”,以保护希腊华人房东的合法利益。

  华人房东讲述:疫情让房客变成“老赖

  两个月前刚刚从“赖着不走”的租客手中拿回自己房子的华人房东R先生,向红星新闻讲述自己遭遇“老赖租客”的经历。 

  R先生告诉红星新闻,大约五六年前,自己被希腊的“黄金签证”政策吸引,找到一家移民中介机构,打算在希腊买房并办理移民,这是一家位于北京的公司,包含了介绍业主远赴希腊买房、办理黄金居留手续以及出租、代管业主位于希腊的房产。

↑R先生被租客占用的房子

  “在决定买希腊的房子之前,我没有去过希腊。R先生说,在付款之前,移民中介带着他去了趟雅典实地看了房子,“回来以后,我就买了希腊的两套房子,一套自住一套出租。”通过R先生发来的视频,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用于出租的那套房子是位于雅典老街里一栋老式住宅的顶楼。 

  R先生说,此后他曾在希腊居住了半年左右,那套用于出租房子,由移民公司负责出租事宜,“由于疫情原因,我已经两年没有再去希腊。

  R先生说,租客是一名非希腊籍人士,自己的房子自购买以来一直租给他,之前对方也是正常缴纳房租,“疫情发生后不久,租客开始不按时缴纳房租,理由是因为疫情造成了他的经济困难。”R先生说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自己都选择相信租客,“刚开始他也曾断断续续交过一些房租,但后来他就再也不交了。

  R先生回忆,刚开始他不相信自己遭遇了“老赖租客”,“那段时间我感到非常绝望,因为我人在国内,由于疫情因素我也不可能立刻飞去希腊查看情况,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恶意拖欠房租。

  随着租客拖欠房租的时间越来越久,R先生最终决定,要从租客手中“夺回”房子。

  “如果要驱逐租客,按照希腊的法律规定,不仅要走漫长的司法流程,还要花费一两千欧元来聘请律师,这个钱比他欠我的租金还高,而且希腊法院的执行力度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,即使最后我通过法律途径成功驱逐了房客,这样算下来我也不一定拿得回被拖欠的那部分房租。”R先生说,这也是大部分华人房东宁愿与租客不断私下沟通,也不愿意走法律途径的原因,“最后是由我的移民中介经过与房客的沟通和劝说,才让他离开。

  ↑R先生被租客占用的房子

  “后来我才知道,这样的情况在希腊非常普遍,这与当地法律有关,我也听说过有些华人房东损失比我还大。”R先生说,在听说了希腊华人圈的“租客黑名单”倡议后,他“觉得这个倡议很有必要,作为房东,在那边如果遭遇此情况,面临的问题更加复杂,那种感觉特别无奈。

  疫情后恶意拖欠房租高发 华人自建“老赖黑名单

  “倡议书才发布一天,我们后台已经收到了十多条信息了。”中国-希腊投资者联合会会长夏长伟告诉红星新闻,中希投联会将建立一个“希腊租客黑名单”,以保护希腊华人房东的利益。

  据夏长伟介绍,倡议的起因,即是不少华人房东存在与R先生类似的遭遇。由于希腊当地的法律规定等因素,要将这些“老赖租客”撵走,需要耗费房东极大的精力维权,加之当下疫情原因,使得很多人在国内的房东,想要直接飞去希腊维权变得更加不可能。夏长伟说,目前建立此信息库主要是为了给华人房东提供便利和自我保护屏障。

↑中希投联会发起的倡议

  夏长伟在希腊已经生活了近20年,他告诉红星新闻,2013年希腊开始推出“黄金签证”后,有许多华人涌入希腊购房置业。

  据悉,希腊的“黄金签证”是一种投资移民方式。根据希腊相关规定,获得“黄金签证”需要在当地购买价值至少25万欧元的希腊房产,即可获得为期5年并可更新的居留权。如果投资者在希腊居住满7年,即有资格申请希腊公民身份和欧盟护照。

  据希腊媒体《每日报》2021年6月援引该国政府部门的数据称,自“黄金签证”推出以来,5年期居留许可的获得者中有71%来是中国人。

  夏长伟告诉红星新闻,大部分华人在购房后会将房屋出租,真正用于自住的并不多,尤其是疫情之后,“据我观察,基本上只有两成左右的房屋是自住的,剩下八成左右的房屋都是空置或者出租。

  据其介绍,欧洲对房屋出租的要求较高,租客需要先经过房东的面试,还需要找担保人才能顺利租到房子。而在希腊,一般情况下,也会对租客进行背景信息调查后,才签订租房协议,但由于很多华人房东并不在希腊,就把房子直接托管给租房中介代为出租,因此造成了对客源把关不严的情况。

↑希腊“黄金签证”吸引不少外国人前来购房投资。资料图

  2020年下半年后,疫情对希腊的冲击开始显现。夏长伟说,也就是在这一时期,他感觉到针对华人房东的拖欠房租现象开始高发。“除了那种把房屋出租给个人,租期满了之后不搬走的情况之外,甚至还有卖房中介在售房时承诺将房屋出租,结果房东却收不到房租的情况。

  外地人本地人维权都难   有人4年后才得到政府赔偿 

  夏长伟告诉红星新闻,希腊本国的租赁相关法规,更多是保护承租方的利益,即使租客已超过租期或拖欠房租,房东也无权直接驱逐,必须通过一系列司法流程来维权。

  “具体步骤首先是发律师函通知租客,然后起诉打官司,接下来等待法院开庭并最终判决,之后才能申请强制执行,这时才能请法警出动驱赶租客。”夏长伟说,“这一系列流程走下来,最快也要半年,有时候甚至长达一年。”夏长伟表示,整个漫长的维权过程会造成房东时间、金钱和精力等各方面的损失。

  据介绍,2019年曾发生过由于收不到房租,百位华人业主联合维权的事件,这次疫情后再次发生这样的问题。夏长伟说,上述黑名单系统的建立,不会存在隐私泄露的法律风险,系统不会公开披露任何信息,当华人房东想要查询信息时,必须要提供完备的租房信息,以证明其房东身份,在确认房东身份后,查询者可以报上想要查询的租客的准确信息,系统只会告诉查询者,黑名单上是否有此人的信息,不会再透露更多信息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不仅华人房东维权难,希腊本地业主遭遇房屋强占后,维权道路也很漫长。 

  据中希时报报道,希腊业主帕帕赫拉的一处酒店自2016年起一直被难民占用,帕帕赫拉一再申诉,在左联(SYRIZA)政府执政的几年里,警方并未采取任何实质措施结束非法占用。于是帕帕赫拉将希腊政府告上了欧洲人权法院(ECtHR)。经过审理,欧洲人权法院裁定希腊政府违反了《欧洲人权公约》第一附加议定书第一条关于财产权的规定,即当公民财产被非法占用时,当局没有采取切实的行动维护公民的财产权。而由于示威群众和难民占用公民财产超过了三年,希腊政府将承担更高数额的赔偿。

  希腊政府表示,基于公共利益的考虑,当局担忧在遣散数十人时造成对公共秩序的干扰,因而未采取行动。法院表示“认同当局的关切,但不足以解释三年中都未采取行动的情形”。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日,法院终于裁定帕帕赫拉方面胜诉,希腊政府将向当事人赔偿总计312500欧元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  沈杏怡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美国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!
  原标题:美国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! News.Sina.com.Cn
欧洲担心与新冠、流感“两线作战”
  原标题:欧洲担心与新冠、流感“两线作战” News.Sina.com.Cn
第1视点|习近平:共创后疫情时代美好世界
  原标题:习近平:共创后疫情时代美好世界 News.Sina.com.Cn